当前位置:100EC>金融科技>疫情之下 SaaS能力引发新的洗牌

全国疫情数据

{{dataList.mtime}}
  • 确诊

    {{dataList.gn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addcon_new}}

  • 疑似

    {{dataList.sus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wjw_addsus_new}}

  • 死亡

    {{dataList.death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adddeath_new}}

  • 治愈

    {{dataList.cure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addcure_new}}

疫情之下 SaaS能力引发新的洗牌
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09日 09:39:40

(网经社讯)在疫情笼罩之下,SaaS行业本周出现了一只“黑天鹅”——微盟遭删库。

在抑郁症、艳闻等“吃瓜”新闻围绕之下,微盟300万商户受到影响,事件发生之后,其市值单日蒸发11亿港元。但许多支付从业者也泛起了酸,能够服务300万商户的优质SaaS服务,支付人却做的并不太好。而随着支付薄利化越来越严重,支付企业们却无一不在盯着SaaS市场。

SaaS对于支付的重要性

在2019年11月,移动支付网采访哆啦宝联合创始人魏德建时其认为,支付服务商对商家有控制力,或者说粘性来自3个要素。第一个是人,线下商户需要面对面的服务;第二个是设备,商家需要一个设备,这个设备可能是扫码枪、POS机,而纯粹的二维码不是设备,它跟商家没太多交互;第三个就是应用和SaaS。人、设备、SaaS会是线下控场的3个要素,服务商最起码要掌握两个要素。

对照这三个元素,其实大部分服务商停留在人和设备,一些大机构也异常重视SaaS,当然策略有所不同。

拥有2100万商户的拉卡拉直接提供SaaS服务。

近日,拉卡拉调研信息显示,中小银行提供的云收单业务,新零售下的针对快消等行业客户、满足其线上线下开店、收银、管理、营销等需求定制的SaaS云服务,积分消费的运营服务,会员订阅和广告营销服务,以及为银行提供的专业化服务等等,目前这些业务的利润已经超过公司整体利润的30%。

而另一上市公司汇付天下则采用联合的方式。据2019年年中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年中,汇付天下已与221家SaaS供应商进行合作,其中包括微盟,2019年6月,汇付天下与微盟合作推出了“微盟会付”方案,支付与SaaS,各自角色,各取所长。

支付与SaaS难以界定的暧昧

如何判定爱情还是友情,这是年轻人的困惑。而支付与SaaS之间也同样有如此暧昧关系,屡不清,说不明。

SaaS是软件即服务,也就是通过网络提供服务。而支付服务又是什么呢?在传统POS时代,其实还算比较清晰,就是提供POS相关收单服务,与软件服务界限比较清晰,支付流与信息流相对而言,相互干扰不强。

随着二维码支付的兴起,情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传统POS时代是专网专用,而移动支付时代,则是开放的网络,信息的传递可以是普通网络,支付流的呈现也同样可以用普通网络。与此同时,随着公众号、服务号、小程序的兴起,支付与其他软件服务汇合,将支付流与信息流汇合,以方便商户对账的服务越来越多,支付与SaaS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,当然这也伴随着线下与线上场景的模糊。

于是,支付与SaaS的矛盾开始爆发。 

2017年9月,二维火与美团之间的矛盾吸引了诸多支付从业者的关注。

简单的说,就是美团为了推广自己的终端机,而限制了商家使用二维火的收银系统,使得相关交易通过美团完成。不久之后,二维火起诉美团,二维火在诉讼请求中声称,美团小白盒“非法侵入”其运营的二维火智能收银机系统,“劫持”该系统和商 户的第三方支付流量,构成不正当竞争

2019年7月,二维火败诉,案件受理费24.68万元由二维火承担。 

二维火成立于2005年,长期专注于云计算餐饮软件系统的研发和应用,而美团不必过多介绍。在小编看来,这是一个从SaaS转型成为支付服务商的机构,与一个想掌握收银系统的支付服务商之间的矛盾。

再直白一点,是支付与SaaS之间,角色地位逐渐模糊的矛盾。支付想做SaaS,而SaaS也正想做支付。而这一模糊的关系,也开始从前端服务逐渐蔓延到支付行业的上下游各个角色。

是终端还是SaaS?

近日,阿里8亿收购客如云的消息,也引起了支付行业的关注,其中诸多媒体将客如云定义为“餐饮SaaS公司”。

对于POS行业的人来说,不禁疑惑,客如云不是一家终端企业吗?

同样拥有浓重的阿里背景的商米,许多POS行业从业者都对其“互联网+硬件”的打法颇有兴趣。客如云是SaaS公司,那么商米呢? 

2014年,以旺POS为代表的智能POS厂商,趁移动支付之机,突袭传统POS厂商,这也掀开了一次支付终端革命,无需专网专用,一台像POS而实质更倾向于智能手机的收银设备,可以完美解决绝大多数移动支付需求,同时解决了外卖、叫号等问题。

而随着市场发展,支付成为了基础能力,而外卖、叫号、员工管理等SaaS类服务也被智能POS所承载。当然,随着传统终端厂商的跟进,渠道优势下,智能POS市场仍然是传统终端厂商占据较大市场份额,而这也诱发了传统终端厂商的互联网变革。基于终端,SaaS服务也是重要发展方向。联迪、新国都、百富等企业均有较大投入,其中虽然是失败案例,百富所收购但现在已经破产的卡说,便是终端厂商向服务转型的一个代表案例。

疫情之下,SaaS能力引发新的洗牌

何为SaaS?移动支付让产业对这一名词的思考更加深刻。

终端从专网专用到普通网络即可收单,支付从收单代理发展成为聚合支付商。起于两大巨头的二维码支付,让支付产业的变革还在持续,C端支付方式的改变,让支付与移动互联网密切变革,使得各种商业化学效应不断发生。时而激烈到爆炸,时而却漫长的犹如石油的产生。 

SaaS,不就是满足商户的互联网需求吗?而在疫情的影响下,线上服务需求增强,商户的互联网服务需求也随之增强。

小编遇到的一个奶茶店,在疫情修业期间,运用微信群将老客户和潜在客户拉入群内,不定期的在线上询问顾客外卖需求,消费满一定费用还可以享受打折优惠。这是最为原始的线上服务,在疫情之下其重要性被放大。外卖、会员、优惠推送,这不再是一些大型商户的专属,小微商户也同样需要重视。

随着商业的回暖,部分缺乏线上服务能力的商户虽然挺过去了,能够顺利复工,但这同时激发了其线上服务的需求,对于SaaS行业来说也正是一个机遇。 

而对于支付行业来说,也是时候关注疫情过去之后的新一轮洗牌了。疫情的前半集是实力不足的机构会淘汰,而后半集,或是SaaS服务能力弱的机构逐渐丧失市场。此外,疫情让商业封冻,许多企业“被冻死”,而回春之时,复苏的市场有更多的新增企业,新企业的支付服务和SaaS服务需求,又是一场争夺。(来源:移动支付网 文/慕楚的文)

在疫情“笼罩”的当下,电商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。2020年3·15“国际消费者权益日”如期而至,在这特殊时期,电商消费市场更应经得起考验。在此背景下,网经社“电诉宝”发起“战疫3·15 提振电商消费信心”的3·15主题活动,通过系列数据报告发布辨别电商“红与黑”、打造“云315”平台为全国电商用户“保驾护航”、媒体联动舆论监督倒逼用户有效维权、律师团“坐堂”提供法律援助、持续开放“绿色通道”对接近千家电商等多种形式,倡议广大电商遵守法律规范约定,依靠优质的服务赢得信赖,让消费者畅享网购。

【版权声明】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网经社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原创内容,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law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
【关键词】疫情SaaS洗牌
   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